国际舆论场中国严重弱势问题不完全在中国话语

2020-09-10 13:56| 发布者: admin

 

  国际舆论对中国不利其实已经是众所周知。如果原本世界还没有那么过于关注中国的话,新冠肺炎疫情让全世界舆论都开始针对中国。

  这一现象的成因是复杂的,很多人开始归因为“中国摒弃了文明”、“背离世界潮流”这种简单粗暴的说法。很显然,这一说法不能解释的是,为什么中国“背离世界潮流”还能取得经济发展的成功?如果按照他们理解的世界潮流的话,难道带给人类的不应该除了所谓“自由”之外还应该带来更大的普遍繁荣吗?为什么“世界潮流”只给发达国家带来了繁荣,的发展中国家仍然生活水平低下呢?

  如果把舆论场看作信息流动的场域,那么中国的话语权弱小确实自己有很大的问题。核心是中文信息量太少,质量也整体偏低。不用说统治地位的英语,即便是西班牙语、法语、德语世界信息量和质量都要高很多,这也反映了思维广度和深度的差别。这与现代化的先发优势有关,毕竟中国错过了欧洲发源的第一波、第二波现代化,现代社会的原生知识基本与中文无关,中国公共教育普及也比欧洲晚了100年,现在拥有大专以上学历的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也就10%左右。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注意到,中文世界里的信息流动、开放效率都很低,有很多不必要的限制阻碍了中文信息在现在经济发展滞后的话语权扩张,这点也抑制了中国自己的话语权。

  不过如果完全认为话语权弱小是中国自己的问题,那也是不正确的。需知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绝对的英语霸权,是英美霸权的衍生品。从英帝国开始,这种非正式帝国模式就极为重视信息情报的重要作用,这种信息情报的绝对优势不仅提高了其战略决策的质量,同时也使得对外扩张中的战略资源可以较为精确地发挥功能。一般而言,只有积累足够的信息量话语霸权才能稳固,英文庞大的信息量支撑了这种话语霸权。

  而对于英美而言,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则是另一个重要工具。表面上看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刺激了思想,并且赋予了政策纠错工具,不过现在来看至少后者的功能并不强。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掩盖了复杂的、多样的利益集团合理化其立场的实质。新闻自由并不是简单意义上的自由,对其内部而言而是一种各个派别隐蔽地扩张其观念的手段,也可以视为一种相对高级但仍然现实的规则。

  而英美的话语权力也伴随着其、经济实力出口到全世界。我们看到从可口可乐到好莱坞,美国的文化产品推广到全世界,同时也在输出他们的个人主义、自由等价值观。与英国一般采取间接统治的策略有所不同,美国在冷战结束后就开始热衷于推广自己的价值观,除了美国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本身的普世主义观念,天然带有扩张倾向外,输出价值观和制还有很多好处:

  诚然,美国的自由制在过去取得了很大成功,但是首先这不完全因为自由制度,其次美国的意识形态也有他们很独特的历史脉络,对于其他国家未必合适。最关键的一点在于,美国虽然号称自由主义霸权,但事实上他们也与历史上其他霸权没有实质性的区别,从全球范围来看本质上也是一套等级制度,美国既不用对其他国家的民众利益负责,同时又不断汲取其他国家的资源,而很不幸,他们大张旗鼓地推动自由主义并掌握全球话语霸权让很多人无法意识到这一事实。

  因此,如果单独看舆论环境,是的。我们看到的是西方运用强势的意识形态配合媒体形成难以超越的话语权,这种舆论场域里充满了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和西方,非这类观念在这一场域下没有话语权。其实单纯这些价值确实有意义,然而实践起来从来不是如此理想,也不完全符合具体国家的利益,甚至可能诱导一些国家走上错误的发展道路。

  所以,舆论环境不利于中国本质上是美国控制了话语霸权,中国自己的问题相对而言是次要的。至于中国的发展“是否符合历史潮流”,中国人民才有真正的发言权和决定权。目前来看,中国人民生活的普遍改善确实是中国符合历史发展潮流的证明,美国人说的真的不算数。

 

关于我们|新闻投稿:zfdstxwb@163.com|主管主办:贞丰县新闻中心||贞丰在线 ( 黔ICP备13004079-2号  

公网安备 52232502000003号


GMT+8, 2019-4-7 15:13 , Processed in 1.085150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