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话的“思政老师”徽章上绣着我的军人梦

2019-11-29 01:57| 发布者: admin

 

  编者按:3月19日,习总在学校思想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上指出:“思政课教师,要给学生心灵埋下的种子,引导学生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我们的中小学校园里,除了讲台上的思政课老师之外,还活跃着一群不说话的“思政老师”,他们也许是一座丰碑、一株大树、一本教材、一枚肩章,他们是校园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虽然不说话,却是立德树人的良好载体。

  【名片】这是一枚小小的徽章,别在军装的肩头,镶在军帽的正中,它不说话,但它时刻提醒着浏阳三中国防教育班的学生:我是一名“准军人”,我要用行动守护军人的责任、荣誉与担当。

  周一清晨,校园里的铃声一响,17岁的孔知非立马起床叠被,迅速洗漱、穿好军装、佩戴好徽章……完成这一连串动作,他只用了10分钟左右的时间。孔知非是浏阳三中国防教育班的高二学生,也是学校国旗护卫队的护旗手。

  担任护旗手意味着承担责任:每周一次,他们需要在全校3000多名师生面前,昂首阔步走向旗台,庄严地将鲜艳的五星红旗升向高空;护旗手也意味着忍耐:其他同学在嬉戏玩耍之时,他们仍然在烈日下站着军姿、在风雪中踏着正步,日复一日将细节打磨到极致。

  但即便重复了千百次,每当雄浑的国歌奏响,孔知非仍然会热泪盈眶。“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对浏阳三中6个国防教育班300多名学员而言,这是种在他们心底的英雄梦想。2017年秋季,浏阳三中开设了省内首个高中国防教育班,招收有志于此的年轻人,在正常的高中课程之外,他们学习军事理论、开展军事训练,提前走上了军旅之路。

  “穿上军装的那一刻,你就和其他同学不一样了。”女生曾翔剪着齐耳的短发,看起来利落干练,她告诉记者,学校对他们的管理尤其严格,小到吃饭走路,大到学习训练,国防班学员必须严于律己,作好表率。每周、每月,学校都会根据他们的学习训练情况进行奖惩。

  “最担心自己表现不好,当着全校同学的面被摘掉徽章。”曾翔说。《国防教育班学生手册》中规定,如果学习成绩退步明显,或者行为习惯特别糟糕,他们的臂章、肩章、帽徽将被拿掉以示惩戒。“我看到女生直接崩溃大哭,男生则涨得满脸通红。”

  徽章被摘掉后,陈列在学校讲武堂的柜子里,只有知耻而后勇,在下一次评比中成绩进步或者表现优秀,才能将徽章取回。被摘掉徽章的日子可不好过,男生之间的对话丝毫不留情面:“你的肩章都被摘掉了,还不努力学习!还在这里玩!”这可不是冷嘲热讽,除了严厉的批评,大家还会一起想办法帮助掉队的“战友”赶上来。

  “有一次因为成绩下滑严重,我被摘掉过肩章,当时特别痛苦,大哭了一场,还好同学安慰我、帮助我、监督我,后来我‘疯狂’学习,终于把肩章拿了回来。”回忆起这段经历,曾翔记忆犹新。

  国旗下摘徽章、授予徽章的仪式,让小小的徽章变得比金子还宝贵。在校长张小宝看来,徽章是一名军人的荣誉与尊严,战争年代,军人们用鲜血和生命捍卫它;今天的孩子出生在和平年代,从小没有吃过苦、没有受过挫,徽章就是他们的“思政老师”,帮助他们铭记历史,铭记军人的使命担当。

  进入国防教育班之后,这些徽章便与他们形影不离:教官们常常在狮山讲武堂上讲起徽章背后的历史故事;校园里少年们军姿挺拔、意气风发,徽章闪耀在他们肩头;而野外的负重拉练、长途行军,让汗水和泪水融成了徽章的一部分……

  “不对自己狠一点,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18岁的邹成亮告诉记者,两年前他刚进国防班,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练倒功,身体笔直倒下,双臂常常被磕得青一块紫一块,但随着训练的深入,最难的倒功也成了“小菜一碟”。“困难就是用来克服的,训练如此,学习也是如此。”邹成亮说,不久之前,他通过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大学的体检,两年多的训练,让他离驰骋蓝海的梦想更近了一步。

 

关于我们|新闻投稿:zfdstxwb@163.com|主管主办:贞丰县新闻中心||贞丰在线 ( 黔ICP备13004079-2号  

公网安备 52232502000003号


GMT+8, 2019-4-7 15:13 , Processed in 1.085150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顶部